移动版

> 关于我们 >

科学网写在那年七夕之后的今天

梦里一度贪欢,推杯到天明。

风雨旧时已谙,何处寻真情?

倚马待,望流云,天蓝人痴云不停。

何似幼时观月,月在人无心!


空中百鸟低巡,小镇响雷鸣。

日照离人一群,有晴也无情。

枝折花残谁在意,最是愁煞少年心:

肯为新词把酿得的才学倾。


品得书中颜玉,词新意不新。

看罢太白诗行,千愁同古今。

读新词,写旧诗,一生伴我度悲兴。

万物莫不月似,当自负亏盈!


七夕一岁又至,泪多软语频。

长情更是短情,此山万年青!

自古世间少味趣,诗与佳人共追寻。

恰如我意不负长词不负卿。


又翻出了14年七夕写的诗,心中莫名伤感。不,不应称为莫名。相同的情绪总是会在心底的某个时间点发酵,撒播出愁绪的气味。

曾把青春看做一个年龄阶段的必然经历。但我已不清楚我现在是入了青春,还是已在青春之外。时间总是耦合经历,把成长的气息悄然掩盖,而其中横跨的岁月光景,似乎仅在海马区留下关联的模式,在偶然的联想中掀起朵朵的记忆之花,提示过去真的不复存在。说到底,我们都是时间的扫墓人。

http://www.gyjyw.com